• <div id="dfvkncrzgw"><em id="BQeAHX7h2x"></em></div>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527章:那是她吗4
        第527章:那是她吗4

         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下来,这时才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灼痛感。

         依稀记得张院使有在他脸上涂涂抹抹过什么,难道他的脸出了什么问题?

         苍漠伸手摸摸脸上产生灼痛感的地方,手指触到一些粘粘的东西,象是药膏。

         惊讶地问侍立在一旁的桂公公:“朕的脸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 桂公公小心翼翼地回答:“皇上的脸,被火灼伤了些许。张院使已经为皇上诊疗过了,不碍事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灼伤了些许?为何他还是觉得疼得厉害?

         苍漠大声吩咐:“快拿铜镜来。”

         桂公公尚犹豫着不敢去拿铜镜,苍漠已经自己冲进了起居间,冲到了铜镜跟前。

         桂公公忙跟在他身后,也进了起居间。

         房中是无边的静默。

         苍漠呆愣在铜镜前,象是不认识似的望着铜镜中的自己。

         桂公公不敢打扰他,事到如今,劝慰的话还有何意义?

         就在他几乎要以为苍漠化成了铜镜前的一尊塑像,再不会动弹的时候,突然看见苍漠用双手捂住了脸,低低地吼叫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 然后他挥手打翻了铜镜,头也不回地向站在门口的桂公公低声喝道:“你出去,朕想一个人呆一会。”

         桂公公担心苍漠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来,不安地叫:“皇上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余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便被苍漠给打断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         声音中含着抑制不住的狂躁。

         桂公公了解苍漠的脾气,知道若再不听他的命令,惹恼了他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实在很难说。

         只好乖乖地退了出去,但也不敢走远,站在门外守候着。

         赶出桂公公后,苍漠步履沉重地来到挂在墙上的秋依水的面像面前。

         伤痛的眸子望着那个活泼娇俏的女孩。

         “依水,”他喃喃地说,“火堆中的那个人不是你,对不对?你没有死,你一定没有死。可是,我现在已经变成如此令人憎恶的模样,你还会爱我吗?”